www.55kcd.com_www.55kcd.com-【献上最佳的】

社友网

2019-10-17 23:51:01

字体:标准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工间去厕所被撞伤属于工伤吗?以案说法#标题分割#案情回顾兰某上班期间,从其工作的木板厂车间出来,准备去厕所时,被厂区院落内正在倒车的货车轧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9级。经过申请,当地人力社保部门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兰某为工伤。木板厂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兰某在上班期间离开工作岗位和工作场所,其所受伤害是第三人倒车不慎造成,自称的“上厕所”也不属于工作原因,因此兰某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构成要件。法院经审理,认定兰某为工伤,判决驳回木板厂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到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兰某去厕所途经范围是否应视为工作场所,二是他所遭受的伤害能否归咎于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工作场所”应指用人单位的所有办公区域,并不限于职工从事本职工作的车间或厂房。工作场所的范围,既包括用人单位能够从事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区域,也包括职工为完成某项特定工作所涉及的单位以外的相关区域,还包括职工因工作来往于多个与其工作职责相关的工作场所之间的合理区域。本案中,兰某去厕所的行为是一个人合理的、必需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因此其途经范围应视为工作场所。关于争议焦点二,因工作原因或履行工作职责受伤,不仅包括职工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还应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遭受的意外伤害。兰某所工作的车间内未提供厕所,包括兰某在内的所有职工只能去厂区院落里的公厕。因此,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法院认定兰某所遭受的伤害确属工伤范围。

责任编辑:www.55kcd.com_www.55kcd.com-【献上最佳的】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漫威主席将开发新《星球大战》系列可能出演角色 快讯:银行板块午后拉升常熟银行涨逾9% 富道集团向客户提供应收账款保理服务 拜登父子案之外 小米发布最便宜5G手机但19999元“环绕屏”惊呆网友 半月谈:不好好学习毕不了业大学生你准备好了吗? 看好A股市场四季度上涨机会 格力集团“厚爱有加”买成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 白酒股快速下探金种子酒跌6%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遗体将在家乡安葬 阿里上线刷脸社交新产品 中国移动规划300亿的5G联创产业基金落地雄安 俄要限制外国游客进入“皇村”博物馆中国游客除外 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入运营7家航空公司参与首飞 打车加价6元引发“公案”:最高法院开审滴滴垄断案 美股收高道指涨超160点蔚来汽车4连跌 全国省级政府班子中女性副手增至26人有一个70后 中概股除牌?市场人士认为难以实施 统计局:1-8月汽车行业利润同比下降19.0% 任正非:人工智能会创造更大财富提供更多效率 三位烈士的红色家书追悼烈士我们迎英雄回家 柯文哲称若韩国瑜2020当选全台安眠药销量会上升 东方证券:安踏体育首次予买入评级目标价77.7港币 上海银行南京分行被罚55万:采用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 财政部又发大消息:银行不准藏利润银行股逆市狂拉 特朗普遭弹劾调查拜登否认行为不检支持弹劾调查 美国一男子河面上荡秋千不小心松手翻落水中 中海油合共发行15亿美元票据 反差萌受阅队员训练间隙集体演绎鬼步舞 男子在网上发布不实火灾视频被警方行政拘留十日 报告:6成以上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家政信息平台选择服务 南苑机场关闭后职工家属发了这样一条微信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成效明显ETC用户超1.3亿 从德国“漂洋过海”的德视佳要在香港上市了? 伊利“绿色”发展理念助力业绩快速增长 印尼马鲁古安汶地震已造成23人死亡 退欧乱局更乱英国首相约翰逊飞返伦敦面对议会冷眼 人民日报评论部:中国同世界共享机遇共谋发展 栗战书对哈萨克斯坦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奥马电器:控股股东所持2.85%公司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蔚来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蓄力下半年业绩回暖 驻德美军直升机撞上高压电线塔6条高压线被切断 卢伟冰再怼华为保时捷系列:应把知情权还给用户 日观光厅拟升级防灾软件:14种语言报送灾情信息 沪指午间收平创业板指涨逾1% 女子使用蒸汽眼罩患上结膜炎专家:网红产品慎用 财政部出手:金融企业财务新规将落地不准隐藏利润 香港政府披露持有香港交易所6.12%的股份 216家公司预喜近百家公司预计三季报净利润翻倍 台媒:高通已经向华为重启供货 军工主题基金业绩亮了机构看好军工板块的长线机会 刘永富:中国减贫为全球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方案 工信部:2025年网络安全产业规模或超2000亿 华安基金许之彦:探寻中国的核心资产之路 一面携程,一面学术,梁建章的二度创业 API:上周美国原油库存再度增长精炼油库存大幅下降 债务暴增首破5000亿华润置地质量问题频发 汪铱珃:黄金震荡后市看涨黄金原油欧美盘走势分析 大兴机场迎通航后首名旅客旅客误走南苑可免费改签 也门胡塞武装称俘获上千名沙特士兵沙特尚未证实 三位部长齐发声释放哪些强劲信号? 人民日报宣言:雄关漫道真如铁 海富通范庭芳:3季报密切关注个股业绩成长性和兑现性 党旗国旗军旗国庆阅兵首现三个旗组通过天安门 四川内江市资中县发生2.9级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 德展健康拟买金城医药25%股权预估最高成交价26亿 中国(黑龙江)自贸试验区哈尔滨片区管理委员会挂牌 余承东:折叠屏MateX技术问题已攻克今年定会上市 救WeWork,从“赶走”创始人开始 瑞达期货:9月24日AP2001合约减仓缩量期价止跌回稳 团购定存、领券加息中小银行花式迎战存款“饥渴” 报告:北上广深一线城市CBD带动作用明显 近两年“活捉满广志”口号在全军叫得很响咋回事 香港入境处:国庆节期间预计有737万人次出入香港 创金合信四基金变更经理老将陈玉辉不再管理公募 易纲:不急于做出像其他国家央行那样比较大的降息 铁路国庆黄金周运输今启动预计发送旅客1.42亿人次 汇丰:和记电讯香港目标价1.77港元升评级至买入 韩日外长将于纽约举行会谈两国关系将迎转机? iPhone11拆解显示:硬件并不支持反充功能 斐济群岛南部海域发生5.2级地震震源深97.1公里 张家港渝农商村镇银行被罚45万:员工违法发放贷款 现代生物技术助力厕所革命中环装备挖掘千亿级市场 高新兴六年半赚近18亿与经营现金流背离 对美出口虽有下降出口企业不缺应对招数 分析师:苹果可能无法复制微软在增值服务上的成功 海富通范庭芳:3季报密切关注个股业绩成长性和兑现性 芯片+5G等科技股中的大白马机构抱团入驻(名单) 东方证券:收多利少且计提额增三倍 江苏无锡公积金新政:认房又认贷 亚马逊发布会都推出了哪些有趣的新产品 伊朗驻联合国大使罹癌住院美国拒伊朗外长探视 委内瑞拉的无奈之选:以后买原油可能要用比特币了 歼20少了这根“尖刺”,你发现了吗? 中青旅再出资1000万认购中青旅红奇基金 区块链大佬:数字货币Libra项目是一个“围墙花园” 海尔|现金流下降20亿昔日家电龙头能否逆袭? 评论:农村金融70年的创造与蝶变 税改能促美国制造业回流?这些数据让特朗普打脸 从拼体力到拼脑力“脑力产业”面临人才奇缺尴尬 叫板白宫?美参议院再次投票终止“紧急状态” 2019华为年度旗舰新品发布盛典 金融企业“藏利润”空间缩小民营险企纳入监管 下轮中美经贸磋商或于10月10至11日举行?中方回应 期指全线收跌IC跌1.84% 小微企业主有福利!银行打造普惠金融创新产品 第2次中央储备冻猪肉投放竞价交易发布:数量1万吨 德系阵营的“排放门”隐痛:亡羊补牢还来得及吗? 华夏饲料豆粕期货ETF成立系国内首只商品期货ETF 超燃空军发布励志宣传片《青春表白祖国》 前8月保险业保费收入增长13%广东保费稳居全国首位 2019中国消费金融报告:近40%成年人从未获消费信贷 金祥建设项目发生安全事故江苏住建要求严肃处理 央行李伟:将为金融科技创新产品划定刚性法律底线 雄鹰变白鸽英央行官员态度大逆转高谈降息可能性 金冠股份:签署战略合作被关注股价已连续两天涨停 经济参考报:提升养老服务供给质量正当其时 一文看任正非对话人工智能专家:不担心对手打垮华为 美媒:数据图表印证中国经济崛起 王菲新歌刷屏半个娱乐圈出演3分钟MV燃爆我的国 贝因美更名 与新中国同龄的那些A股上市公司:人保人寿中粮光明等 24岁女子在苏州玄妙广场裸奔警方:已抓获正调查 韩日领导人联大期间不打算会面日本学者呼吁对话 季末资金面紧张缓解:央行净回笼资金价格波澜不惊 交通运输部:着力打造京津冀区域综合立体交通网络 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30日上午举行 WeWork还能Work吗:创始人离职拟裁员5000人 国家卫健委:加快国产HPV疫苗审评审批流程 45家药企、60个产品拟中选这些药品平均降价59%! 基金经理杜猛:做多中国,看好A股长期向上趋势 研究人员制造出可以弯曲的手机电池爆像口香糖 天奈科技闯关科创板投资机构谈高光时刻背后布局 国庆节前最后2天国债逆回购最佳时点来了 吉祥人寿四千万股权被拍卖股东方折现保利地产身影 创新药企受益于4+7带量采购结果石药集团逆市涨近8% 华为65寸智慧屏零售价曝光:7999元香吗? Switch摇杆漂移集体诉讼纳入Lite买家:为了更好维权 玖富子公司入股湖北消金后者曾因贷款资金挪用遭罚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未见美国公司打包准备撤离中国 昆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被公诉上任仅3个月 美银美林:信义光能目标价5.85港元重申买入评级 江苏金融租赁被罚55万:以公益性资产作为租赁物 拼多多拟发行8.75亿美元可转债尝鲜发行人赎回条款 白山市委书记张志军任吉林省副省长 苏伟中:不锈钢期货有助于增强我国不锈钢市场影响力 阿里巴巴和日本铁路公司合作推广日本旅游产品 双汇 塞尔维亚总理:和中国是钢铁友谊中国发展成绩骄人 山鼎设计与华图教育跨界联手能否擦出火花 微软OneDrive扩容计划开放购买,每月最低1.99美元 外资入华四十年:可口可乐曾用一年利润换下央视广告 ST银河:深交所对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大众汽车 美元突破99大关黄金大跌2%逼近1500美元 复星系未止跌复星国际软近2%复星旅文跌约3% 日方称日美贸易谈判结束外媒:这个悬念仍未公开 陈文龙:黄金暴涨原油暴跌今日行情如何操作 香港“光头警长”北京行心愿单:想登长城吃烤鸭 云南省委常委会:以秦光荣案为反面教材汲取教训 为扩张产能面包第一股桃李面包发行10亿可转债融资 农民救下坠河2人出资救急被授“见义勇为勇士” 药品带量采购扩围谁是赢家:以价换量能增厚多少利润 库克又打“情怀”牌?乔布斯的苹果已面目全非 四季度经济形势展望:基建投资未来有望稳中有 央行:不搞“大水漫灌”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国庆节前北京肉蛋菜供应充足价格稳定 上交所四问中泰信托终有回应:实控人仍是未解之谜 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实行基准+浮动火电板块估值望修复 苹果墨西哥城旗舰店周五开张采用大型滑动玻璃门 大庆油田发布多项重大勘探开成果 反对党议员设法推迟脱欧约翰逊重申强硬立场 工行副行长谭炯任贵州副省长(附简历) 华为年企业都将上 乌克兰女子被曝伪装6岁孩童被收养后欲杀养母 安利股份:股东劲达和香港敏丰贸易有限公司拟减持 环球时报:几乎没戏为何还要弹劾调查美总统? 白酒股快速下探金种子酒跌6% 男子购买监控软件被骗警方:买卖个人信息均违法 人民日报钟声:独善其身的想法会伤害全球共同发展 深交所:本周并对8起上市公司重大事项进行核查 苹果正鼓励其供应商通过过渡项目转向清洁能源 内蒙古副省级领导赴青海履新系其首次跨省任职 阿里和亚马逊社交心不死,美国社交电商野心大 快讯:恒指低开0.25%失守26000新世界发展再涨1.18% 中国第一人!比利时国王亲自为马云授皇冠勋章 杨超越背后公司估值1.6亿元资本对赌风险不小 江山如此多娇70年奋斗我国各项工程遍地开花 大兴机场水电气保障:双路供电、双源供气、双水源 北京市累计成交约百个“限竞房”地块 对美出口虽有下降出口企业不缺应对招数 势赢交易9月25日热点品种技术分析 伪科创公司泰坦科技被上交所揭开面纱有两大问题 百万年前,是什么力量让亚马孙河流向逆转 獐子岛:公司决定终止重大资产出售事项 专家聚焦国家治理与全面预算绩效管理改革 资金面全面转暖股债市场面临有利资金环境